我很難忘的聲音(聽覺)

| 0 comments

 

我最難忘的聲音,我想就是那個時候說那句話的聲音吧!

這事兒要從一段「轉學生情結」說起,我從小經歷過幾次分班或轉學,適應不良的人難免有種轉學生情結,覺得自己基因裡不屬於那個團體,我轉學過,但次數真的不多,所以每次發生我都很難適應。

 

記得小學,我在小一下學期從苗栗外公外婆家轉學回北部,讀了半年到二年級時還是很不適應,覺得自己是外來的,不屬於這個班級,不知道怎麼融入同學,剛開學沒多久,一大早到學校跟同學吵架,而且吵輸,又想起早上與家人的爭執,一整個大早十分不順利的沮喪心情返騰起來,這時候根本沒想上課,聽到第一節課鐘聲響起老師還沒到教室,索性二話不說,書包背起轉身走出教室直奔校門,因為走正門一定會被警衛攔,我很快的判斷往廚房的後門走,跑出校外後,開始有些喘於是改跑為走,走了幾步突然之間有種徬徨,早上才跟老母吵翻,現在跟同學鬧翻,我能去哪裡,心底躊躇了幾秒,耳後突然傳來叫喊和腳步聲,來不及想是哪些人,開始找後門附近的小巷子竄,這附近小巷子多,我又展開奔跑,腿短個子小,我深知跑直線必死,於是鑽阿鑽,邊尋思一定要藏起來,才不會被堵到!

 

人說矮子矮一肚子拐,坐在班上第一排我沒有浪得虛名,找到一個角落,果真讓好幾個長腿的一時找不到,正是得意,似乎忘了自己何故逃學,更沒留意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正想起身走人的當下,右邊肩膀一隻纖細的手搭來,還沒轉頭,聽到一聲輕語「韋助,你怎麼了?」我本有股被逮到的氣想罵,正想播開這隻手,但聽說話的聲音、語氣,為之語塞,轉過頭來,見著一雙溫柔的眼,接續開口說:「韋助我們回教室,老師快來了!」又讓我呆住。

我想那就是融化吧!

 

  回到教室前我像個驚嚇過度的小孩,一路啞口,連她說甚麼話都不記得,就記得她第一句輕柔的問:「怎麼了」。

Use Facebook to Comment on this Post

發佈留言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