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與輪男孩

| 1 Comment

棉花糖與輪男孩 (作者/ 孩)

 

音樂會結束,姐妹們順路載我,讓我在廟口附近下車,下車後佇立街邊,感受到久違的獨處,閒步在小鎮最熱鬧的街道,今天這一襲黑,是我想望好久的黑色連身長裙,一直沒適合的機會穿,四十以後,雖然孩子都上大學了,還是鮮少這樣獨自出門,對化妝品過敏的我,簡單唇膏輕抹,就這樣曝在外頭一天,現在一定油光滿臉,幸好夏夜晚風,尚且涼爽。

 

在廟口前等女兒跟我會合一同回家,還是嘴饞地買了半張蔥餅,邊走邊嚼著。

 

10點鐘的廟口 逛街或買宵夜的仍熙熙攘攘,攤販們都已經在收盤、洗碟熄燈掃街,我前方對街有兩台摩托車,分別是棉花糖和糖葫蘆,兩個老人家應該是攤主,坐在那朗聲談天,鵝黃的燈光照在沒點燈的燈籠皮面上,讓廟口更添暖色調的燈火通明感。

 

當我打算低頭查看手機訊息,餘光中對面有個移動快速的小身軀, 抬頭才知道是個推輪椅的男孩,戴着一頂白色棒球帽,黑色的T恤緊貼胸膛, 可以看出快速的推動讓他流了不少汗,他止步在紅绿燈前,更貼切的應該說是他停止了輪子的轉動。

 

然後見他轉過頭, 出神地望着棉花糖攤車 ,久久没有移动目光。直到老闆發現起身靠過來彷彿低頭問,你要買棉花糖嗎?輪椅男孩慌張的舉起手,擺動,看似拒絕了老闆,他舉起的手令我震驚,憑著那樣單薄的手掌,怎麼可以這麼快速的推動、任意停靠輪椅,而且可以看出手指已經捲曲變形!

跟棉花糖老闆搖手拒絕之後,男孩臉上揚起燦爛的微笑,我彷彿可以感受到在空氣中流動的一種善意,攤車老板卻没有停止他的手,快速取下了一隻蓬鬆的棉花糖,男孩想推拒,老板拉過他的手,還是堅持把竹棒塞進他的手掌要他握好。

 

這時看到攤車老闆別過頭去開始收拾,男孩尷尬的握著棉花糖竹棒,紅綠燈由紅轉綠,幾個過馬路人的身體,越過輪椅男孩的面前,男孩在我眼前被吞沒,直到過馬路的人都穿過我身旁,才見到男孩仍在原地,燈又將轉紅。

兩台摩托車也已駛去,只見壓低的白色帽沿,不得見男孩臉龐,我卻感受到他的目光注視手中的棉花糖出神,不是發呆那種。

 

我差點看呆了,才悟到,一手拿棉花糖的他無法推動輪椅,於是收起手中的手機,待燈轉綠,踩著今天難得穿的高跟鞋,小跑過去:「我幫你推好不好」

男孩像是被嚇到一樣,準備抬頭拒絕我,我已經握好他的後方推把,

他忙說:「沒關係,我可以自己來」又見到他的微笑,手拿棉花糖他只能繼續尷尬著,

「沒關係,讓我推你一段吧!」我的心頭不經意的驕傲了起來。

 

「哇!你的輪椅好輕,好好推」走過一半馬路,感覺到輪椅越推越快,「你要到哪邊?」

「左轉,謝謝」在他回答的話語中,我突然感到鼻息稍重的聲音。

 

接下來兩分鐘,我找不到話題,還沒走到下個十字路口,還不能問轉哪。男孩的靜默,讓我不禁低頭注意他,棉花糖垂著,幾乎是放在大腿上。

他的頭好低,

「帥哥你怎麼回家啊?」

「我車停在前面右轉路邊車格」

「哇!你會開車啊!怎麼開啊?車子要改裝嗎?」

「等一下可以讓妳看看….」

「棉花糖怎麼不吃」

忽然男孩吸了鼻涕的聲音,哽咽地回我「我…帶…回…家吃…」

 

一路走到他的車邊,我們再也沒有對話。

 

打開汽車門後,讓我幫他拿著竹棒,看他緩慢而熟練的上車過程,先把身體撐上駕駛座,拆下輪椅兩個大輪,一一搬上轎車。邊等他搬的過程,我才發現手中的棉花糖,彷彿被甚麼液體淋濕,只剩下半個,看了看男孩,帽沿旁的臉頰,閃著路燈映照淚痕的微光……

 

女兒後來跟我會合,回家路上和她聊起這男孩,到底是深夜、棉花糖,或我這個老女人,何者點起他的哭點,我臆測不了正確解答,然而,男孩、白帽、黑T恤下的精瘦身軀,當晚進入了我的夢,一幕難忘的夏夜風景,卻彷彿上輩子發生的事……

Use Facebook to Comment on this Post

One Comment

  1. Thanks for listening Himmeny!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