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7
by jakuo
0 comments

(未完)再也沒有

再也沒有誓言了
只剩下一個吻
再也沒有約定了
只剩擁抱的餘溫
再次被應許的
只剩下夜雨的暫歇
好讓離別沒那麼淒厲
瀝了

目送與回眸
沒有交集了以後
就沒了以後

沒有一隻蝶
能答應
花朵
下一個春天
的重逢
與否

2018/01/05
by jakuo
0 comments

葉子告別青枝

《遠去前》
葉子告別青枝
是在那陣劇烈的搖晃之後

在怒吼裡頭表明
是他無法遏止的大自然運行


奔放的狂舞直似瘋癲
在離去之前
樹用最後一聲擺動
溫柔地細說
你願否
等我的細芽冒出
再為你的舞作點綴
撒綠滿天


飛離了青枝的最後末梢
樹沒有得到回答
用末枝的斷聲嘶出最後一句
「明春
能讓我開滿的花為你伴舞嗎」


已遠去

#日抑流詩

2017/12/30
by jakuo
0 comments

大溪老茶廠遊憶 / 作者: 韋助

2017年1月某日,

 

那一天是個有陽光的平日午後,這冬日的陽光和這個冬天多難得的低溫和強風,讓這個午後特別適合思念了。

回到曾經同遊的所在「大溪老茶廠」

我在這裡想你。

第一次來時,在停車場停妥車的當口,妳不急著下車,那天也是低溫,空氣冷涼,妳要我放斜椅背,靠著我的胸膛躺,想打盹,半晌後妳沒睡著,才逼問出妳是因著怕冷不想出車外,我說一會兒到茶廠裏頭,喝杯熱茶自然就不冷了。凹不過我,妳還是下車,車停處的植草磚設計還惹得妳的小小抱怨,它使我下輪椅險些不穩。看著快停滿的車,我說這地方平日竟也不少遊客,可見假日又是另番門庭若市。

推著我的輪椅,在進門的高起斜坡,我們都覺得設計太勉強,但進到建築物前草地廣場,又馬上忘記方才的小小瑕處,門前牆面保留的極簡原貌,讓人心情更能放鬆,幾乎快要適應剛剛讓妳躲車內的冷空氣時,我們徐步走入室內,老茶廠裡頭物物可見用心,製茶物事與商品調合著陳列,我們一列一列的賞觀,我們忘情的讀著物件的歷史與陳列的巧思,記得妳總愛說,沒多少人能耐著陪妳逛街,說我彷彿都不會抱怨,在妳逗留的地方,適切地安靜…或打斷…,我是最好的遊伴;逛街當購物車;還兼具計算機與選擇裁量的先進功能,我的哪裡好與哪裡好與哪裡好,還是永遠第一號末班車司機。記得妳總愛這麼說,我想那天妳心底也是這樣想著的吧!

逛到茶廠的內進,是一方鏡水,我們會心地望向對方,我佯作舉手合十,妳也和我打一樣暗號,這時我們一起想起農禪寺與法鼓山的殿前水池,在農禪寺我們曾經交頸坐在那兒,靜默得讓淚水滑出眼眶,這時的老茶廠,鏡面水前,不需言語,也不猜妳想得是不是跟我想得一樣,就讓心靜到等水面隨風漾漾。

好像有些凍了,當空著掌心的手不自覺去牽妳,我才拉著妳進室內,要櫃台煮茶,煮茶的鍋裏頭奇異地裝滿砂,我盯了良久不放,終於壺滾水暖我們才選好座位,讓瓷杯把茶裝。

而每一口飲入前的片刻深呼吸,又把時間忘了。

打烊前我們乖乖的往後頭去找廁所,沒幾個轉折,見到斜坡,滾下去看到特別搭建的男女廁與獨立無障礙廁所,陪我進廁所,妳看我皺眉,知道我不滿馬桶蓋骯髒,出口邊安撫邊陪著我大大擦拭一番,移位到馬桶之前妳幫我旋上門扣,沒出去,調皮地朝我一笑,等我解完洗手才又從後頭環頸抱我,輕…吻彼此,不逗留,才沒錯過關大門的時候。

完整的回憶在那日夕陽前我打包好帶走。

 

今天故地重遊,在斜坡滾著下去,低首看到一大團黜的香葉萬壽菊,飄來一絲香氣,我煞住輪椅,望著黃澄澄的香葉萬壽菊,閉上眼才驚訝的回憶起那天也聞到這股甜香,張開眼之前,想像著如果妳在身旁,妳一定會給我一眸會心的眼神,交換心底的念頭–「真香」。

獨遊故地,循著記憶尋著再也尋不到的你,念念悽悽。

 

香葉萬壽菊

https://www.flickr.com/photos/33623636@N08/6586536167

 

管理:台灣農林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桃園市大溪區新峰里1鄰復興路二段732巷80號

開放時間:10:00–17:00

電話:03/382-5089

網站:http://www.daxitea.com/tw/

無障礙停車格(地面鋪設植草磚,輪椅下車須注意安全),大門入口高差木製斜坡輪椅須協助,並注意安全。內部有無障礙廁所,用餐須預訂,可現場品茗,寵物友善空間。

2017/10/31
by jakuo
0 comments

秋憶詩

我想念的

是你不再想念的
我想念的是
你不再想起的
我想念的
一再想念的
是你不再想的
嗎?

想念的
是所有一再泛起的
畫面流轉
在記憶之河
沒有止盡的翻騰著

想念的
是網站一再出現的
回憶照片
在數位之海
沒有止盡的提醒著

想念的
是心湖裡一再被觸擊的
情緒漣漪
在神經末梢
無藥可治的擴散如癌

我想念的
所有
是你不想念的
嗎!

#孩
#一日一詩

2017/09/15
by jakuo
0 comments

在那個晚上妳在想甚麼

《終究你的溫柔我可以懂》

終究
你的溫柔
僅僅是那微笑一抹
停留在兩束鮮花的正當中

曾經
你的溫柔
走過迷霧與巔峰
與海市蜃樓

那些
你的溫柔
是把一且阻擋在
觥杯交錯與胭脂粉味之外

感謝
你的溫柔
是在於成全了一切想望
不包括愛情種種

此刻
你的溫柔
是規律起伏的胸膛
在屏幕的波線一起一落訴說

終究
你的溫柔
全都在那微笑一抹
震天的那一逼響平靜得甚麼都不帶走

#揣想在icu裡她想著甚麼
#一日一詩
#恢復在解脫之後

2017/09/07
by jakuo
0 comments

這樣到那樣的過程

《醬到釀》

或許
就收下醬的說法,
一如
收下所有善意的理解,與
收下所有無知的誤解,與
收下所有已能包容的,與
將能包容的

釀著釀著
變成
更防腐的
更不怕壞掉的
釀的


你還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