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愛座/隱形需求/與一段思慕

| 0 comments

站在公車亭裡頭,低頭看著被雨水濺濕的長褲管,就開始後悔今天不應該要穿長褲出門

而且還搭配了這一雙新買的涼鞋,它實在可惜了。週末決定還是要回媽媽家拿長裙。

不曉得是因為下雨天的關係,還是什麼原因,今天等公車的人格外的多。

原本與上班時間錯開的菜籃族阿姨們,也都和我們擠在這個狹小的公車亭中。

我不太確定大雨是從昨天深夜下到現在,還是一大早才開始滂薄。

這個初秋的日子,竟然忽晴忽雨的,好似仲夏的午後。

大雨錯亂了我對這個早晨的時間感,好像也錯亂了公車從來不延遲的精準度,教整個公車亭的聒噪更令人不耐煩起來。

有幾個同是上班族的OL,撐傘走出公車亭,引頸遠望,終於遠方紅綠燈的車陣中竄出2台517。

第一台駛近人行道,開門後,見到車內已立滿人叢。

跳上車努力擠進的是兩個輕裝迅捷的男孩子,大家見到難一再上車便迅速的往後面到的另外一台517跑去。

果然這一台517除了座位已滿,還有很多空間可以站立。

我從來不是能夠搶到最前頭也不是落後在最後頭的乘客,被擠在不前不後的中間,只能夠奮力的握好天花板拉環。

司機關好門啟動公車,剛才公車亭所有濕漉漉的味道,在公車密閉空間裡,開始倍增。

要命的是從頭到尾嘰嘰呱呱的歐巴桑群中,冒出了一聲濃厚韭菜風味的飽嗝,我敢拍打我34D的胸部跟你保證,這個絕對比人體有機瓦斯威力強大數十倍。

響亮的飽嗝周遭3公尺瞬間安靜,這才聽到肇禍者自嘲的說,不好意思那一間韭菜盒實在太好吃,哈哈,又一陣笑鬧。

一陣喧鬧,似乎吵醒了幾個原本坐著的三個年輕人,他們看到這一群婆婆奶奶,瞬間起立示意讓位,但我還是深深的覺得他們是因為韭菜盒的味道太重,想要逃到前方去。

四個位置走了3位,卻有一個男孩子低頭望向窗外,始終沒有起身。

其中三個較靠近的歐巴桑,接續坐下。

一陣沉默後,沒坐到位子的幾個歐巴桑好馬上開始竊竊私語。

聽到酸言酸語的,再數落著唯一沒站起來的那位男孩子。

稚嫩的臉龐,以及他用一件薄外套遮住的卡其上衣,我這才發現,他應該是高中生。

是一名可能因為大雨而稍稍遲到的高中生。

我可以感受到他刻意看窗外的側臉,在歐巴桑群威力強大的數落下,輻射出我不太能夠確定的不安。

聽了司機報讀幾個站站名後,中間有人上車有人下車,仍舊沒有多餘的位置空出來。

更多的目光注視著這位少年,終於他緩緩伸出來按鈴的手,止住了這一切。

幾個加速又煞車再加速的節奏後,司機將車靠路邊站牌前,車子完全停妥,才見到這位少年慢慢地拿起地上全黑色的雨傘。

同時他拉著前座扶手,奮力的把自己上半身撐起,挪移出位置的區域。

我這才看到他那蜷曲變形的雙腿,

蹣跚的往公車前頭,搖擺過去。

原來司機是為他特別久停,這一幕完全讓高濕度的公車內部空氣凝結,

再沒有人敢喘一口大氣。

更有人閃開空間讓男孩走出,那一種把身體縮起來而讓出空間的方法,更像是深怕被這個男孩碰觸到。

聽到男孩的皮鞋和鐵傘一聲聲撞擊公車階梯地板後,

最後一聲的餘音散去,司機才將車門關起。應該是司機看他站穩走上人行道才放心開車。

司機踩下油門,繼續往前開。

靜默的公車內部,直到我下車前,我再也沒有聽到任何嘻笑。

那個靠窗的位置,窗外破晴後,陽光灑進,安靜的映照著,再也沒有人入坐。

——

小阿宜

好久不見

我當年跟你告白的時候(522記事)

忘了告訴你,是因為妳寫的這篇文章

而國文老師請你當全班面朗讀時

我開始愛上你的

然後是維持三年的無法自拔

當然我不是你見到的男孩

因為蹣跚的我,高中時毫不示弱的不用任何拐杖雨傘支撐

盡我所能的穿起寬鬆褲管,好讓腿的線條不易顯出

小阿宜我永遠在和一起進校車後,躲到你後頭讀你

讀你嘻嘻笑笑

讀你偶然回眸輕漾的秋波

讀你的黃色運動上衣

隨著笑聲起伏那胸前抖動的愛迪達Logo

聽你朗讀完這片文章後

我默默猜想你每次在公車上的回眸

是為了確定我也有座位坐好

一直讀著你的我

是否誤讀

再也難有解答

而今揣想默寫出這篇文字

想讓世人知道

20年前

那綁著馬尾,黃色上衣的你

早已給了我最深的同理

撫慰破碎靈魂的不明所以

那個曾經富有正義感的你,

細膩巧妙的安慰著我的你,

沒有被我遺忘的你

Use Facebook to Comment on this Post

發佈留言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