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韋助

我的名字叫哈韋助

其實我不姓哈,現在也不叫韋助了,韋助這個名字只陪著我十七年,後來改了名,生命因為一個罕見的病,畫下分割兩段的刀,自此我與韋助告別。

幾年後,偶然接到一通電話,找韋助,那是國中同學,這一句「韋助」,把我帶回十六七歲時的自己,讓我想起好多好多,想起從小這個名字常常被取笑,想起自己的自卑與瑟縮,名字那時更讓自己在人群中沒自信,覺得聽到韋助這個名字就沒好事。直到高中一年級時,我意外的遇到一群很好的同學與老師,彷彿重新開始的人生,我力求表現,耍寶搞笑通通來,讓同學常常在我的無厘頭之後,捧腹大笑!直喊得著「哈哈哈韋助!你真是的!」
我越來越喜歡韋助這個名字,班上有甚麼事都會想到韋助,大家要一起去唱歌,都會聽到同學問韋助要不要去,韋助!韋助!走啦!
完全一樣的字,卻在那兩年,擁有完全不同的意義。哈哈哈韋助就像是,我終於可以跟大家融入在一起,一點也不孤獨!
無奈身體的病況磨人,家人用盡千般方法,還是止不住一日一日的萎縮,後來為我改了名字,祈求新的生命,韋助似乎與我告別了。
直到這通電話,我好想念「韋助」還有那些曾經有過無法實現的夢。

Use Facebook to Comment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