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報]零確診第二個次/天

| 0 comments

4/17
今天在當志工讀報的時候,少女們第一時間沒有搞懂「0」的意思。
我就跟他們說是跟鴨蛋一樣的意思。
鴨蛋不是蘇州賣鴨蛋那個鴨蛋喔!
是考試零鴨蛋的那個鴨蛋。
唉呦!不是考試零鴨蛋那種壞消息的鴨蛋,我就繼續努力解釋零確診到底有多麼了不起。

然後再跟他們說圓山飯店其實沒有人住才可以瀟灑地打上那幾個英文字母代表零鴨蛋。
所以圓山飯店的零鴨蛋可能是真正的零鴨蛋!
.

然後我們又討論了,疫情繼續發展的延伸問題,也都是依照報紙上面的報導。
今天讀的是「不自由毋寧屎」的那一份報紙,也就是上面不會有中華民國幾年的那一份報紙。
眼看著其中兩位少女快要打瞌睡,趕緊看到報紙上面出現外遇殺人跟外遇劈腿不同的案子,我馬上把另外一個法律的時事題拿出來一起做綜合座談,
少女門好像沒有太在乎通姦不通姦的罪,但是對於一個女大學生與另外一位有夫之婦疑似同性介入異性戀婚外情
,被法官判妨礙婚姻賠償10萬,原本那個丈夫想要100萬ㄟㄟ。
惹的少女們氣噗噗。
今天的讀報我又轉到了外送話題作為落幕,
跟他們說以前在台南唸書的時候我聽不懂包起來的台語「包ㄟ」,
每次都不知道怎麼樣外帶,都在店裡面吃,吃了大半年終於學會怎麼告訴店家我要外帶。
.
然後他們就處罰我要多唸幾次,然後唸我的時候看到腳上面的貓,就繼續每一個人再唸我一輪
.
我下次會小心
腳上一大包
阿公阿嬤罵得滿頭包
 
 
.
.
.

(忘了問控八控恐~他們懂不懂)

Use Facebook to Comment on this Post

發佈留言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