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那樣過了

| 0 comments

《記2018元月的潮濕記憶~遺棄版》
這個曾經
陪妳一起流淚的城市
沒有辦法用笑臉
迎接妳

若妳在離開宅邸的車窗裡
偶爾抬頭望一望
流淚的玻璃
外面是啜泣多日的台北city

知道妳攜著另外一資
登台的來臨
還緊握著拳頭的我們
來不及向妳揮手

表意
沒能給妳熱烈歡迎
如昔

 

臘月的低溫
是我意外的感恩
它是衝動的抑制劑
好讓不在意
什麼樣的緊扣把妳手牽攜

我們不能像以往那樣
放肆地進入彼此
所以當妳低頭時候
已難緊緊的那樣賴著妳

我們不能像以往那樣
在對方身體裡留下溫度
和擦不去的
濕漉漉

所以繼續握緊拳頭
堅持不願降溫的憤慨

在正義前面
這一次
插不進妳

不容許圍籬拒馬的強姦緊逼
縱然拔光了遮蔽
過勞乏力
濕了身體
沒有
放棄

這次不能在妳的耳畔
蒂間放肆
舌慾
縱情吸允

等妳悄悄又飛離
才能
姿意勃起
繼續假想每個下次妳的來臨
可以怎麼佔有妳

#日抑流詩
#去不了青島東只好亂寫一通
#敢愛敢性起手實現天使真諦

Use Facebook to Comment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