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歲》舊文字

| 0 comments

分享「自己成長歲月中的夢想」:
我已經忘了自己是用什麼方式遺忘它,它真的存在過嗎?
夢想已然是一個抽象名詞
十五歲曾經以為自己有無限的可能的年紀
在升學班的狂傲身體裡只有成績的數字有意義
只有下課打球、假日早晨全場的比賽感覺呼吸得到空氣
十五歲時那些一頁一頁無圖的天書只是婆婆媽媽的東西
而自以為是底
連能夠拿筆畫畫的第二生命都已經忘記
潛意識的自己似乎認為走在一個社會正軌,不知道近憂遠慮
因此覺得自己將來是無所畏懼
豈知半年後每個周末找醫生的生活就這樣無端的降臨
發病雖然不是如若一場車禍般的突然
然而病程的快速轉變
動作能力的喪失
對未知的恐懼誨暗
這莫名奇妙的一年
就如生命被劃上一刀
至此完全轉向
我將與罕見疾病一起扣上同一個刑具腳鐐

我想在那個曾經裡也許是有所謂的,
例如:律師、畫家、投資家、企業家、創業家的那一些想像發生過
就像小時候寫作文那般
在腦中發過這些夢
那是基因裡頭的外向性格
以為要打下一片江山,闖出一番萬人之上
自己才是個什麼
而幼稚的自我意識,以為這就是會像太陽朝升幕落一般的發生
當然那切割命的刀,解答了這一切絕對不是必然

好久
好久
好久
好久
好久
好久
好久
好久
的好久以後

不知道到了什麼時候的以後
某個天神索爾般的錘
才打破了這一切
告訴我

就像這場疾病把我包入一繭字中
但這個錘打破了這個繭
告訴我
罕病其是現在的翅膀而不是枷

課堂上匆匆書寫,感謝淑惠姐幫我key in 。我才有心思再整理過,這一段文字其實離題了,老師要我們分享夢想的軌跡,我卻發現我渾然遺忘了自己是否曾經有夢,在台灣升學主義的教育體制下,我完全是個隨波逐流沒有主見的庸才!
遑論夢想。我們被灌輸的是以為只要努力讀書就會有一切機會!國立高中、國立大學,考到了你就會是萬人之上。
然而奇妙的是,這個病解救了我,讓我不用在那個幻想飛黃騰達的普世價值裡載浮載沉。我後來真的發現如果沒有病,我也不會多了不起。
課後我認真想,以往的夢想是建構在社會價值的所謂「有用、有飯吃」上面,科學家、律師、企業經理人等等…。後來的夢想就是比較內化的,例如希望自己能拍影片當導演;能繼續創作、畫畫;能寫出動人的小說,一如那些打動我的小說那般!夢想的轉變變得比較不是名詞,而是動詞或型容詞,從一個身分轉變成一種過程。此外,我發現自己會想把自己的夢裝進故事裡來實現,例如,想拍電影,是希望別人來演出我的想望或回憶,寫小說跟畫畫也是!
老師這個題目真是自剖呀!又扒個光溜溜了!

Use Facebook to Comment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