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日日照志工

| 0 comments

今午戶外特別的炎熱,

穿了涼感衣的我依舊皮膚黏黏。

準時兩點推開日照的電子鎖大鐵門,

照護員淑貞姐在揣摩京劇「蘇三起解」,想逗”傳爺爺”開心,

但是對於唱腔摸不著頭緒,反而逗得一旁的大伙一陣大笑。

芝亦姐在長輩們都坐好後,開始今天的剪紙藝術帶領,

我除了陪”蘭阿嬤”,一樣東竄西竄用手機記錄影像,後來停留在”魏嬛阿嬤”旁邊被她央著一起完成雙喜。 

午茶點心是鮮奶與綠豆,我逃跑到外頭去拿報紙,因為有點害怕自己會被餵食黏黏綢綢的東西。

剛用完點心,我忠實的少女聽眾們移座到電視機旁。

(人生70才開始,算起來她們都還少女呀!)

第一班交通車還沒到,”報嫂嬤”還沒回去,也坐下喊著要聽,我便趕緊開始展報始讀,首先是南方澳跨港大橋倒塌的新聞。

這幾天有看到近日新聞畫面的幾個少女們,都給我回應。

不過我還是把節奏放慢慢來敘述,先說宜蘭有個地方叫蘇澳,然後用國語說南方澳在蘇澳的下面,我不會講南方澳的台語,就有兩個少女教我怎麼說了。

(被教是創造互動最好誘發)

然後我們開始討論橋是怎麼斷的,還有誰在裡面發生意外。

今天一邊說的過程Amy嬤跟小玉嬤,在一旁聊天聊得有點大聲,

(後來才知道是因為小玉皮膚癢Amy在幫她出點子,用鹽巴什麼之類的)

見我好幾次努力高聲說話,宛婷姐見義勇為,前來請Amy安靜。

下一則新聞的開頭,我一抬頭就注視Amy,

然後對著他說:「哇嘎哩共喔,接下來這條新聞講的是⋯⋯」

效果馬上出現她能專心了。

佔據版面三大版的斷橋新聞,也讀到了外籍義工在漁船上面被壓死的事情。

「外勞」是少女們熟悉的字眼,所以我也跟他們聊聊這些外籍漁工來台灣工作的艱辛,沒辦法上岸居住等等的問題。

然後我就把話題延伸到照顧老人家的外勞也很辛苦。

在台灣的外勞都沒有自己的房間,可是在國外有錢的國家就有可能安排傭人房給他們。

這個話題也有問他們說是否應該要給他們房間呢?

聽她們回答,

我果然沒有白疼這些少女們,

他們一致認為都應該要給外勞獨立的傭人房。

我也舉了我爺爺的例子,

因為爺爺臥床必須隨時照顧,所以外勞只能夠在同一個房間的角落有自己的床,

最多只給了他一個方便換衣服的拉簾。

於是我們又聊了聊互相尊重,以及外勞如果是印尼人不能吃豬肉等等的話題。

四點一刻,

讀完報紙照例打開大愛台。

我移動到大桌子區域去陪最近一直咳嗽的另外一個少女,

因為頻咳,她與大家保持距離。

這個時候宛婷姐在和麟阿公看平板上面的歌曲影片。

我真的很欣賞她能夠俏皮的逗這些少男少女,

一會兒鼓勵他哼唱,

一會兒問影片裡面的女孩跟她誰漂亮?

麟阿公顧左右而言他,

後來芝亦姐忙完別的事情也來參一腳,

這時候他們問麟阿公,

手指頭比著芝亦姐和宛婷姐誰更漂亮呢!

戲劇化的回答是,麟阿公申指一比,宛婷姐得到了認可。

芝亦姐馬上也加入討拍,又逗得麟阿公靦腆而開心的笑。

我馬上想到星期六上課的時候,

志工隊長龍哥分享的撒嬌技巧, 

我真的還學不到他們的1%呢。

今天沒有看到雄阿公,

而我離開之前嬛阿嬤,

再三提醒我注意安全。

我又再一次充滿電,

乘著電梯下樓進入夜市,

那滿滿的人間…

#志願服務

#志工

Use Facebook to Comment on this Post

發佈留言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