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她的小時代〉(作業版)

| 0 comments

【與故事和說故事的人相遇 】

記得那一天我搭乘從台南到高雄的火車。

冷氣有些過強的區間車,大約一個小時車程吧!車上乘客不多,仍有空位,在那樣一個週末午後,沒有擁擠的感覺,暖暖的秋陽灑進,格外舒服悠閒。

到達高雄左營站的時候,我盤算著要前往捷運轉乗,火車站的站務人員照例讓其他乘客先下完車,再用斜坡渡讓我下車,月台人潮眾多,他跟我說要帶我出站,這是車站很基本的服務,其實我也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找到轉換捷運的樓層,不過那一天不知是什麼樣的直覺告訴我就讓這一位先生為我協助吧!

於是在等個幾分鐘之後,月台人漸少,他放置好斜坡渡板,輕輕悄悄地走到我的身後,推動了我的輪椅,問我說要去什麼地方,我告訴他我要去轉搭高雄捷運,他驚訝告訴我,第一次坐來這站嗎?我們這裡要到捷運站沒有那麼方便喔!

要先上大廳到另外一個月台然後偶到月台末端從那個月台的電梯下去,到地下層才有辦法轉換到高雄捷運。

一般乘客都會知道這一個特殊的做法,這時我聽他說明後我才慶幸自己的直覺是正確的如果我靠我自己可能要繞一大圈才能夠到達我想要去的捷運站。

告訴他多虧了他帶我走這段,否則我也不知道要用這個走法。我們就在這一個黃昏陽光灑下的時分,漫步在長長的月台上。

走在月台上,說來這段路還真不短,邊走著我聽到他無線電中傳來的聲音語幾個路過身邊的站務人員呼喊他的副座,我知道這位大叔原來是副站長, 走著走著停下來等第一的電梯時,他忽然興致高昂地的跟我說:「看你這樣很棒喔!自己一個人出來。」

我曉得他指的是我一個人推著輪椅在外地旅行,這樣的問候常聽到我並不意外,因此給了他很大的微笑表示敬意。

「你很開朗喔,你的笑容讓我想起,以前有個好朋友,

啊!現在也還是好朋友啦!上個月才跟他一起喝酒哩!」

我有些訝異地,感受到他準備侃侃而聊。

「他從小就小兒麻痺,他的笑容就像你一樣,很開朗!

ㄟ,爽朗啦!」他自顧的也笑了起來。

「可是他平常話不多喔!我們三個很要好從小一起長大,我記得有一次,我突然很想去海邊游泳,我就提議三個人一起去海邊玩,問他要不要一起,他沒甚麼考慮喔很乾脆說,「要走就走啊」,那個小兒麻痺的的朋友,平常在家都是在地上爬的,我們兩個人就在想,要怎麼帶他一起去,後來我們去找了一個像托車一樣的東西,把他抱上去,從我們家到海邊

有二十幾公里耶!可是我們兩個就這樣一路輪流托他去海邊,玩得很過癮。

都不知道當時怎麼做到的。

後來十幾年之後啊!

我們喝酒聊天,他突然講到這件事,我們另外兩個人都忘記了,沒想到他還一直記得耶!

其實後來想想心裡還蠻………

(這時我們又從另電梯進入,話語斷了)

他的未盡之詞,含在喉中。

上個月喝酒他又講一次,很有意思喔!」

他又聽頓了一下。

「回憶這個東西真的很奇妙。」他望著透明電梯的玻璃外說著。

等電梯打開話題又再轉到別處。

走到與捷運站的交界處,也是個剪票閘口,副站長為我介紹在這個閘口值班的一個女站員,並且一直誇讚她,十分負責,雖然很菜,但事情都可以自己獨立完成。

把這個女孩講得臉都紅了,搞得彷彿像介紹對象,搞得好不尷尬。

這十分鐘的步行路程我們彷彿像老朋友的閒聊,臨別,互道祝福。

 

那天行程滿檔,但我一直對這時幾分鐘的相遇難以忘懷,這個故事與說故事的情緒,是如此的雋永,我在回程搭著北上台北的高鐵,禁不住隨手找了一張廣告單,把這個故事關鍵詞寫下,夾在皮夾裡頭,幾週後再打開,我又在感受到副站長的心情,彷彿那一刻,他感覺到遇到了一個能夠聽得懂的人,終於有機會把自己心裡的感動說出來,彷彿他好告訴j我,他很驕傲自己無私的付出,讓人記得讓人嘉許,然而他不是想吹噓,因此他不會四處對人說嘴,或許我的微笑讓他盪出回憶的漣漪,一樣的陽光下憶起那個一樣的午後。

好開心與一個故事相遇,我說的話不多,卻被灌注了滿滿的人情暖意。

 

Use Facebook to Comment on this Post

發佈留言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