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香港行(0401)

| 0 comments

3/31下午場 http://lovedisabilityhk.com/%e5%bd%b1%e7%89%87-zh/675/

4/1 傍晚場 http://lovedisabilityhk.com/%e5%bd%b1%e7%89%87-zh/710/

大推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_WHJYUdagE

我被虧的那部分 https://youtu.be/R_WHJYUdagE?t=2324

手天使香港行

(2019/0331~0403 家幗)

這一次手天使受邀前往香港兩場分享會,我們手天使分享了男性同志障礙者的情慾故事,以及一位女性重度肢體障礙者的情慾故事,還有精神障礙並且擔任性義工夥伴的故事。

智偉也有從社工專業的角度分享手天使的發展歷程,以及手天使在台灣對於障礙人權、障礙者性權、各種障礙自覺所辦理的活動與香港朋友分享。

其中熟悉法律的夥伴阿空也跟香港的律師與性工作者共同座談,交流兩個社會在法律面的種種不同。也聽了香港學術界、實務界、社會工作領域乃自於性工作者分享相關的經歷。

香港女協總負責這次活動的小易,協調障礙團體,學術團體以及性別團體,其中也有特別關注人權與性議題的宗教組織一起來完成這一次兩天的交流分享活動。一個週日的午後以及一個週一下班後的夜晚,能夠號召這麼多朋友的參與著實令人感動。

在會後的交流仍舊熱絡,並且大家依依不捨邊聊邊走,直到地鐵各自分開,可以感受到兩個社會所碰撞出來強力的火花。

障礙者主體性

同時也再一次讓我仔細的看到大家對於障礙者性權議題,照顧議題,乃至於社會權益的爭取面向,仍然有很多不同的看法還有發展的落差。

特別是在兩個不同社會福利結構的社會之下,香港的障礙者主體性可能有很大的努力空間,台灣的障礙者目前看來更樂於主動出來爭取自己的權益。

但是對於社會福利及照顧資源,台灣的障礙者更加的弱勢。

而相較於性權、人權的觀點,香港的障礙者主體性就不容易被突顯仍然有很多提問是站在照顧者或者社會工作專業的角度去思考。

其中兩日的活動,現場障礙者的比例也不多。

主辦方在活動場地的無障礙考量,以及資訊的無障礙上面,也可以看得出他們的努力。

有手語翻譯,字幕聽打,無障礙廁所,志工的現場服務。

將廣東話翻譯成為國語的服務與第二天用耳機即時翻譯服務,都令我印象深刻。

障礙者本身的故事,在好幾位輪椅的夥伴侃侃而談之下著實精彩,我身為他們的朋友原本對於故事內容早已熟悉,卻依舊聽得神往,情緒幾度激盪。

感動與衝擊

曾經讀過香港的這位肢體障礙者女性的故事文本,這回從他口中親自的敘述,加上他的表情確實讓我雋永回味,也更加感受深刻。

我們的夥伴Vincent帶我們再一次到了新公園,以及那一個年代的三溫暖,故事再現,我依舊能夠從台下專心聽講的香港朋友臉上感受到震撼。

雅雯和奶姬生動真實,並且毫無保留的把那些追愛、求愛、烈愛的種種過程,又說又演毫不保留,將台下剛下班趕赴而來的聽眾帶離了整日的疲憊,忘記時間。

港大何教授他們特別的回應方式也令我震撼,將第一日智偉的ppt一張張播放認真答覆比較台港差異,有如短兵相接近身對決。

夾敘在他的回應裡頭,可以感受到他真切的期待民主,期望社會意識可以在香港更加的生根潛移默化,期待大家都要意識到許多權益,只有在人民有自己爭取權益機會的社會,才有可能被聽見被看見被實現。

當然這也同時令我反思,我們台灣的社會未來應該如何認真的去選擇與監督。

香港性工作者在他分享自己第一次非預期的服務一名身心障礙者按摩的經驗裡頭,我完全沒有受到語言的區隔,心情可以同步穿越到他的故事裡面。到現在都還記得他形容那一支掉下床邊的假腳,那個聲響如何震撼著他,他又如何處變不驚,直到後來,服務多次能夠成為這一位客人指定對象。也聽聞他怎麼樣被邀請到一個住在山坡豪宅的富有人家,為對方進行不易尋求的解放,這個機會還是來自於對方妻子主動打電話找到的他。

在第一天分享的演講結束之後,小圈圈的互相交流過程中,我發現了同樣是在以前出去著宣廣的時候聽眾也會有的問題,社會大眾會以較全面性的期待,對於手天使所提供的服務去做預先設想。

其實手天使提供這個社會的服務只是藉由特定的困難族群(重度肢障與重度視障),他們所遇到的性權課題,手天使提供解決方案並且期望拋磚引玉,讓政府和其他社會團體能夠一起來認真面對,性權對於身心障礙與這整個社會對於性污名的種種反思。

手天使並不期待成為一個服務所有身心障礙者的團體或者性權(性服務)唯一解決方案。手天使也不只是打手槍,並且舉辦了各式各樣的活動,讓身心障礙者自發性的認同自己或者發現自己的美好,進而能夠出門參與社交,追尋自己的慾望,也認同自己擁有相同爭取幸福,爭取美的權利,因此這幾年來在夥伴的努力之下也辦了很多的活動。

在靠近彼此不到一公尺能夠呼吸彼此的二氧化碳距離之下,再一次說出這些想法,很幸運的現場夥伴們能夠理解我說表達的意思,令我感到無比的安慰。


無障礙環境

我們入住了一間性別友善的旅館,在大樓的諸多旗幟中,包含了一面彩紅旗。

相較於無障礙空間,旅館方面仍然有很多進步的空間,這一個方面在非正式的交流過程也和辦理過相關活動的香港朋友討論,在香港能夠擁有相對的優良無障礙房間的旅館選擇性不多,在有限的經費以及可能性之下,不容易在這樣的活動辦理之中百分之百到位。

地鐵車廂與月台的距離和高度,都跟台北捷運相去甚遠,輪椅族搭車需要協助才能安全進出車廂。

使用過幾個無障礙廁所,不習慣的廁所扶手設置方式,讓我緊張,卻也思考起它的人體工學設計。

一般道路的鋪面,因為是老街區附近,輪椅走在上面頗為顛頗,但看起來有經常維護。公車看起來都是低地板公車,而且都是雙層的,這次沒機會搭,期待下回。

搭電梯時,聽著香港朋友說香港人不愛排隊,我彷彿能夠進一步的理解這一句話背後可能造成的原因,在這一個擁有八百多萬人口的擁擠華人城市裡面,競爭競爭再競爭,除了時間被剝削空間被剝削尊嚴有時候也被剝削殆盡。

沒有形成的排隊文化,當然可能還有其他原因,身為一個觀光客我可以這樣抽離的看待它。

但我又同時回想到,我們在台灣對於那些與身心障礙與行動不便者搶電梯的直立人,我們是怎麼樣的憤怒。

這些基本的人性與公民素質,在兩個同時擁有進步繁華的社會裡頭依舊被拉扯,難以被期望。

電梯與等待,在垂直移動的過程,可以揭露多少人類群聚社會的焦慮或者劣根性。


團隊組織

發表會後一起討論這一次的各種感觸,是在吃完大排檔,疲憊萬分的最後一個夜晚,我們的熱情完全沒有減退,聚集在一個房間裡,一一的分享此行每一位夥伴的震撼還有相互檢討,深刻的讓我感覺到我們這一個團隊擁有這非常珍貴難得的特質,能理性能倡言,尊重彼此並時時互相補位,不禁為我的夥伴感到驕傲。


性別意識

由於我訂機票填錯性別,現場更改的小插曲,在這段旅程中欣然的接受夥伴們開玩笑稱呼我為小姐,或者是跨性別出櫃,這樣子的笑鬧對我來講早已不突兀。我似乎忘記了小時候很排斥不同性別標籤加諸身上的感覺,特別是在兩場的活動結束後,遇到參與的人向我提出問題,認真的反思自己是怎麼走到今天可以態若自然的應對。

除此之外身為一個異性戀男性,與同性戀朋友一起互相協助洗澡清潔,在這一次的旅程之中也發生了。

雖然其中一部分原因是房間設備不完善,我需要夥伴的協助,但是在被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我確實發現自己完全沒有疙瘩,可能其中一部分的原因是自己比較成熟之後,看事情就事論事,另外一個部分是因為自己已經習慣,可以將自己的角色抽離去面對當下需要克服的困境或者障礙。

關於性別的,也在這幾年接觸不同的性別特質夥伴過程中,大家給我的潛移默化。

書寫到這裡我也開始追尋像我這樣一個晚發型的罕見疾病人,俗稱後天才病發的人,從小家庭還給我足夠的自我空間,私密空間與自尊的建立,特別是進入障礙身分後,其實有非常多的變化不是一天兩天就完成,原來自己走了這麼長的一條路現在才知曉。

障礙意識
這幾日特別長時間可以與同房的Vincent聊天,聊到業障的部分,是多少東方社會習慣用語,更具體的說我在台灣的人也都是容易受到古老傳下來的宗教以及民俗觀點,揹負著我們都可能是因為前世今生的業障業力,才造成這一輩子要負擔弱勢身體殘障與障礙處境,乃至於家族也同時揹負原罪。

這是我在房間裡與同房的夥伴重新交流的問題,我和他重新講述一段佛教起源的故事,他告訴我他得到了另外一個不同詮釋的角度。

讓他的生命得到新的釋懷,聽他給我的回饋,我有一些驚訝但也感到安慰,並且再一次激發了我新的動力,我應該要好好的把自己聽聞過的故事,聽聞過的詮釋在往後的日子一個一個的傳出去,不需要慚愧地認為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別人都知道。

觸動心弦
看到活動發起人,在第二天晚上舉起麥克風開場,彷彿也看見了她微小身軀散發出來的微光璀璨,因為兩天的陪伴,也聽她說了如何招募志工期中社群的小遊戲,如何和幾個團體溝通,可以深知活動促成的不易。

語言沒有在我這一次的旅程中造成障礙,好奇與親切感,更拉近了我認識這一個第一次造訪的熟悉城市(因為從小藉由電影認識香港)。

在活動空暇我們分了兩個小團選擇前往黃大仙與維多利亞港邊散步,直覺讓我去了維多利亞港邊,我第一個發現紀念張國榮的小小活動,同時觸動了我許多回憶,還有正在面對的傷痛。就在規劃平整的觀光步道上,海風把推著我輪椅的夥伴她的長髮吹動飄逸,我們開心的拍照笑鬧,在準備搭乘天橋無障礙電梯之前,飄來港口鹹鹹的味道,我用嗅覺記憶了這一刻。

這一個靈魂與身體都被細心照顧的旅行

Use Facebook to Comment on this Post

發佈留言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