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班》好朋友(試寫)

| 0 comments

我有一個好朋友!

好朋友那麼多寫誰都不公平,不過都好想念他們。

.

幼稚園的好朋友,和我一起吃點心,午覺時假裝睡著互眨眼,娃娃車上總坐在一起。

.

小一時的好朋友,是外婆家的表哥,那時到鄉下外婆家念一年級,家就在山下,中午不需帶便當,直接和表哥一起下山吃飽了,也部用午休,一點再回學校,我們是最特別的二人組,下學期轉學回北部,才漸漸與表哥疏遠。

.

小學三年級時,一個剛轉學來的新同學,不知何故,和我吵了起來,在教室前扭打起來,滾了好幾圈,一頓難忘的單挑,我們不約而同地寫進下學期的一個作文題目裡「我最好的同學」老師笑著說,真是不打不相識。

.

小五最要好的朋友,是棒球隊的投手,也是分班後的同班同學,他有著自信的個性總是臭屁的自豪自己的表現,球場上我們是無往不利的最佳搭擋。

小六時常常和一個要好的女同學一起騎車走遍龍潭的鄉間小巷,原來這就叫作「那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

國一後,大家又分開,進到一個新環境,我慢慢的學習適應,那是有季老師有灌籃高手成長歲月。我總愛第一個進教室,卻三不五時會輸給坐在後面的那個女孩,又是我的剋星,她是個自信的水瓶座,總是愛現而且都猜中我在想些甚麼,不愛上歷史課,在老師點到她念課文時,我會偷偷指給她看在哪一頁哪一段,她也很有意氣的當我在國文課頻點頭時,悄悄提醒我,老師快走到我面前了。不愛寫筆記的她,總能看著我自己都看不懂的筆記,把我教會。

.

直到有一天,她像在講小八卦般地告訴我有個女生好像暗戀著我,我竟然小小生氣的幾天不太理她。後來學校又分班,我才明白好朋友不只是好朋友,想念起來會酸酸甜甜的。

高中時認識了一個石頭性格的文藝青年,我們像是班上的天龍地虎,走在校園成了七爺八爺,不喜歡交際應酬的他,卻帶著我喜歡上他很迷的新詩與寫小說,只有在美術課時我們會暗暗地較勁,這回我的素描是A+他是A,下次水彩作業時他一定會拼個A++,就是這樣直到畢業典禮才發現對彼此的不捨依依,一起繞了校園好幾千,回憶了好多好多往事。


.

大一的時候,認識了一個純樸的宜蘭人,住的是不同寢室,大二後約一起在校外分租房間,但我轉系後,他也交往了一個女友,分道揚鑣的我們,總會久久一次的Men’s talk大聊一整夜,右各自回到生活中繼續努力。

.

出了社會,偶然會想起老師說過,要珍惜朋友,出了社會不容易交到知心的朋友,然而在網路上,藉由文字,我和一群朋友,正在發展的知心的友誼ing!

.

(待續)


這幾年還有一個很特別的好朋友,我們是在一個旅遊活動認識的,亮麗白淨的外表,像個人人見到都會認同的大美人兒,是她給我的第一印象,同時也建立起我心中對她的距離感,因為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很不喜歡接近主流的事物,一位外型姣好的女孩,那便是我避之唯恐底!當然這也有許多心理因素以及對於外界眼光的在意等等。總之,那時以為跟這個人物應該不會有其他活動後的交流吧!然而我會這樣說,你一定也猜得到,我後來跟他便成了好朋友,只是我依舊戰戰兢兢,在那個活動後會繼續連絡,原本是很平常的mail交換活動照片,不過漸漸的與她在網路上聊了起來,而我把現實中靚女形象的她與網路上漸熟稔的這個帳號分開了,與這個帳號,每天交換了幾十上百句的對話,像是在不同辦公室的同事,因為我們通常是在上班時對話。 

 

 

 

意外地在她很大方與我分享許多自己的酸甜苦辣後,我也打開心房,能和她更深入的人生觀、價值觀等等。

她讓我最感動的是真誠,我總以為外貌條件好的人不會理我的。況且在這個人吃人的社會,誰跟誰在相處能沒有算計。

交換自己最真實的想法,人生觀、價值觀、感情觀,以及許多瑣碎的小事,

君子之交淡如水,除了網路上的彼此鼓勵,我們從不約出來見面,卻彷彿是每天一起生活著的手足,精神相依偎。

 

這件事讓我想起一些以前聽過的耳語,那些耳語,說的不是我,而是傳到我耳中的話,說的是我許多不同的朋友,而我跟他們有共同的朋友,而可能A會說H這個人如何,而B可能有覺得H是如何,而我自己跟H的相處又沒有那些問題,後來我才發現,有時候你用甚麼方式與一個人相處,對方呈現給你的就會是那一面,人是互相的,保持真誠,自然可以迎接真誠。

Use Facebook to Comment on this Post

發佈留言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