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2
by jakuo
0 comments

[志工]讀報插曲1101

今天跟少女們讀報的時候
和他們講到一個遺憾的消息
94歲的金庸與世長辭
只有一個少女聽過他
然後我就跟他們聊到武俠小說
在台灣和香港都發展得非常好
另一個叫古龍的台灣武俠小說作家也是很厲害
不過雖然如此
兩方競爭依舊此起彼落

台灣有一個紅到海外也紅到日本的就是布袋戲
然後穿襪子的這個少女就說
他知道黃俊雄布袋戲

然後大家都聊起各種布袋戲的回憶
為了讓大家還鬧得少女蠻冷靜下來
我問大家一個關於布袋戲的問題
請問你們都認識的雲州大儒俠史艷文他住在哪裡
開始出現各種回答
住在雲林住在台北住在中國大陸
然後連照護員大姐們也聚精會神地想要知道結果
這時候我準備揭曉答案
「我告訴你們,
史豔文住在黃俊雄他家2樓」

馬上有照護大姐說也太冷了吧!
然後接著就是不止歇的笑聲!

#沒有人會不同意的正確答案
#看到這個襪子非常感動果然沒有白疼你

2018/09/19
by jakuo
0 comments

【一個說故事的故事】

有一天有一個人問我說為什麼釋迦牟尼佛的頭
長得這麼像釋迦,真有趣
而且他的名字居然跟釋迦一樣

然後我就發善心為他解答這件事情
於是我告訴他

因為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人到鄉下去看到一種很好吃的水果
結果他就問當地的農夫說水果叫什麼水果
怎麼這麼好吃啊
農夫就跟他說水果叫釋迦
然後他問農夫怎麼寫

然後這個人就買了一堆這個水果
回到家中
這時突然發現家裡頭掛的一幅佛像的頭跟水果很像
他決定從此之後就稱呼那個佛像叫做釋迦牟尼佛
就是這個典故喔

「真的假的,
可是我怎麼覺得你把事情說反了!」

因為你把問題問反了啊

#說故事
#歡迎關注NeverStandUp脫口秀哈韋助

2018/08/06
by jakuo
0 comments

8/6~8/12 一週書單

●我在大明星身邊 蕭敬騰經紀人Summer 看板人物 20180722
○https://youtu.be/ci67C4wvhgQ
●點字秘笈
○http://web.cc.ntnu.edu.tw/~40109019E/點字秘笈/Untitled-1.html
●策展的50個關鍵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6951
●夏苹_一直在關注著的藝術節團隊,最近舉辦了「公部門風格海報設計大賽」
○https://www.facebook.com/shereeis/posts/1952183221498558?comment_id=1952483888135158&notif_id=1533514747213038&notif_t=feedback_reaction_generic
●關於設計報價的一些心得
○https://medium.com/背地裡的身分其實是一位平面設計師/關於設計報價的一些心得-以及我如何在一年中-成功提高了自己的報價與年收-781675f9e79e

●點絳脣·醉漾輕舟
朝代:宋代
作者:秦觀
醉漾輕舟,信流引到花深處。塵緣相誤。無計花間住。
煙水茫茫,千里斜陽暮。山無數。亂紅如雨。不記來時路。
○https://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49118

2018/05/25
by jakuo
1 Comment

題目《我想感謝的那個人》

君玲天下老師
給的題目《我想感謝的那個人》

我想感謝你
你總在我困頓時
給我一盞光
或者逃離的地方

感謝你陪我快樂與
偶爾的哀傷
感謝
讓我知道我也可以
付出
如同我所獲得的那樣
感謝
自己可以如此幸運
張開雙手擁你入懷心青意洋洋

 我想感謝的那個人
 那個人
 不是我夢裡那模糊的人
 他是陪我一起做夢的人

2018/03/27
by jakuo
0 comments

紮起馬尾在圖書館裡面只剩下愜意和愜意了

剛喝起一口水了她把滿滿清涼的開水股在腮幫子兩端,伸長了脖子專心看著小螢幕,那或許是朋友傳給她的訊息或許是誰的奇怪貼文,一會兒把電腦闔上,把粗框眼鏡摘下來放在電腦旁邊,打開了剛才從書架上取下來的散文集,星期五下午沒有離開學校,沒有任何需要趕赴的小週末宴會,紮起馬尾在圖書館裡面只剩下愜意和愜意了。

2018/03/05
by jakuo
1 Comment

【裹住心】

出處:《今生相遇》

http://www.tfrd.org.tw/tfrd/library_b1/content/category_id/1/id/52

 

【裹住心】

如果沒有明天,我會深深的吸一口氣 然後告訴自己 我要進入一個很深很深很美很美很長很長的夢, 在這個夢裡頭 我會聞到香味,我會看到七彩 ,我會嚐到 各種食物……., 我會用 孱弱無力的手包裹住另一顆心

一如昨夜上天許我的美夢,容我飛入,不需醒來

–昨寐底夢
那是一個清晨,一個冬天很冷的清晨,不過朝陽如瀑, 照得眼睛有些睜不開,氣溫依舊低,呼出的白霧,讓人人的面容都朦朧了。
我們窩在騎樓底下,再等些什麼吧!
早晨的巴士?還是在等一間特別好吃的店開張,還是我們只在等著晚些的活動工作,大伙緊緊依偎在這個騎樓下,取暖的是聊不完的話和呼出的二氧化碳,
我正和幾個哥們聊著聊著,伊靠了過來,穿著那件澎澎的桃紅色防寒衣,很少拿出衣櫥因此上頭猶有她儲內的玫瑰香~~伊也聽著我們說話,有一搭沒一搭的回,把咖啡遞給伊,她搖一搖頭,幫我放回輪椅杯架裡,
從外套內袋中把伊的鵝黃手套拿給伊,讓伊自己套上,像個賭氣的小孩,低著頭朝我扁起了嘴,我沒理會她繼續說話, 這才套進手套,伊乖乖的 沒再吵我,轉過頭看著遠處的車流,卻把帶著手套的小手硬要往我的掌心裡塞,伊底手小巧,很容易塞進四指,知道是伊在撒嬌我鬆開了手掌,裹住了伊底……
這時伊放肆地把全身重量壓靠在我的臂膀上。

2018/03/02
by jakuo
1 Comment

棉花糖與輪男孩

棉花糖與輪男孩 (作者/ 孩)

 

音樂會結束,姐妹們順路載我,讓我在廟口附近下車,下車後佇立街邊,感受到久違的獨處,閒步在小鎮最熱鬧的街道,今天這一襲黑,是我想望好久的黑色連身長裙,一直沒適合的機會穿,四十以後,雖然孩子都上大學了,還是鮮少這樣獨自出門,對化妝品過敏的我,簡單唇膏輕抹,就這樣曝在外頭一天,現在一定油光滿臉,幸好夏夜晚風,尚且涼爽。

 

在廟口前等女兒跟我會合一同回家,還是嘴饞地買了半張蔥餅,邊走邊嚼著。

 

10點鐘的廟口 逛街或買宵夜的仍熙熙攘攘,攤販們都已經在收盤、洗碟熄燈掃街,我前方對街有兩台摩托車,分別是棉花糖和糖葫蘆,兩個老人家應該是攤主,坐在那朗聲談天,鵝黃的燈光照在沒點燈的燈籠皮面上,讓廟口更添暖色調的燈火通明感。

 

當我打算低頭查看手機訊息,餘光中對面有個移動快速的小身軀, 抬頭才知道是個推輪椅的男孩,戴着一頂白色棒球帽,黑色的T恤緊貼胸膛, 可以看出快速的推動讓他流了不少汗,他止步在紅绿燈前,更貼切的應該說是他停止了輪子的轉動。

 

然後見他轉過頭, 出神地望着棉花糖攤車 ,久久没有移动目光。直到老闆發現起身靠過來彷彿低頭問,你要買棉花糖嗎?輪椅男孩慌張的舉起手,擺動,看似拒絕了老闆,他舉起的手令我震驚,憑著那樣單薄的手掌,怎麼可以這麼快速的推動、任意停靠輪椅,而且可以看出手指已經捲曲變形!

跟棉花糖老闆搖手拒絕之後,男孩臉上揚起燦爛的微笑,我彷彿可以感受到在空氣中流動的一種善意,攤車老板卻没有停止他的手,快速取下了一隻蓬鬆的棉花糖,男孩想推拒,老板拉過他的手,還是堅持把竹棒塞進他的手掌要他握好。

 

這時看到攤車老闆別過頭去開始收拾,男孩尷尬的握著棉花糖竹棒,紅綠燈由紅轉綠,幾個過馬路人的身體,越過輪椅男孩的面前,男孩在我眼前被吞沒,直到過馬路的人都穿過我身旁,才見到男孩仍在原地,燈又將轉紅。

兩台摩托車也已駛去,只見壓低的白色帽沿,不得見男孩臉龐,我卻感受到他的目光注視手中的棉花糖出神,不是發呆那種。

 

我差點看呆了,才悟到,一手拿棉花糖的他無法推動輪椅,於是收起手中的手機,待燈轉綠,踩著今天難得穿的高跟鞋,小跑過去:「我幫你推好不好」

男孩像是被嚇到一樣,準備抬頭拒絕我,我已經握好他的後方推把,

他忙說:「沒關係,我可以自己來」又見到他的微笑,手拿棉花糖他只能繼續尷尬著,

「沒關係,讓我推你一段吧!」我的心頭不經意的驕傲了起來。

 

「哇!你的輪椅好輕,好好推」走過一半馬路,感覺到輪椅越推越快,「你要到哪邊?」

「左轉,謝謝」在他回答的話語中,我突然感到鼻息稍重的聲音。

 

接下來兩分鐘,我找不到話題,還沒走到下個十字路口,還不能問轉哪。男孩的靜默,讓我不禁低頭注意他,棉花糖垂著,幾乎是放在大腿上。

他的頭好低,

「帥哥你怎麼回家啊?」

「我車停在前面右轉路邊車格」

「哇!你會開車啊!怎麼開啊?車子要改裝嗎?」

「等一下可以讓妳看看….」

「棉花糖怎麼不吃」

忽然男孩吸了鼻涕的聲音,哽咽地回我「我…帶…回…家吃…」

 

一路走到他的車邊,我們再也沒有對話。

 

打開汽車門後,讓我幫他拿著竹棒,看他緩慢而熟練的上車過程,先把身體撐上駕駛座,拆下輪椅兩個大輪,一一搬上轎車。邊等他搬的過程,我才發現手中的棉花糖,彷彿被甚麼液體淋濕,只剩下半個,看了看男孩,帽沿旁的臉頰,閃著路燈映照淚痕的微光……

 

女兒後來跟我會合,回家路上和她聊起這男孩,到底是深夜、棉花糖,或我這個老女人,何者點起他的哭點,我臆測不了正確解答,然而,男孩、白帽、黑T恤下的精瘦身軀,當晚進入了我的夢,一幕難忘的夏夜風景,卻彷彿上輩子發生的事……

2018/01/12
by jakuo
0 comments

她就那樣過了

《記2018元月的潮濕記憶~遺棄版》
這個曾經
陪妳一起流淚的城市
沒有辦法用笑臉
迎接妳

若妳在離開宅邸的車窗裡
偶爾抬頭望一望
流淚的玻璃
外面是啜泣多日的台北city

知道妳攜著另外一資
登台的來臨
還緊握著拳頭的我們
來不及向妳揮手

表意
沒能給妳熱烈歡迎
如昔

 

臘月的低溫
是我意外的感恩
它是衝動的抑制劑
好讓不在意
什麼樣的緊扣把妳手牽攜

我們不能像以往那樣
放肆地進入彼此
所以當妳低頭時候
已難緊緊的那樣賴著妳

我們不能像以往那樣
在對方身體裡留下溫度
和擦不去的
濕漉漉

所以繼續握緊拳頭
堅持不願降溫的憤慨

在正義前面
這一次
插不進妳

不容許圍籬拒馬的強姦緊逼
縱然拔光了遮蔽
過勞乏力
濕了身體
沒有
放棄

這次不能在妳的耳畔
蒂間放肆
舌慾
縱情吸允

等妳悄悄又飛離
才能
姿意勃起
繼續假想每個下次妳的來臨
可以怎麼佔有妳

#日抑流詩
#去不了青島東只好亂寫一通
#敢愛敢性起手實現天使真諦